楚雄市信息网
所在位置:主页 > 热透新闻 >

清代名医柳宝诒:热郁胆腑所致咳喘、胸闷、口干,可以

发布日期:2020-06-30 03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中医的辨证论治有个最基础的八纲辨证,即辨阴阳、寒热、表里、虚实,其中阴阳为总纲,其余六纲分别表明病邪性质、病位深浅、正气强弱。普通人家一般能明白寒热所指,比如老年人常说的“上火”、“寒痰”、“宫寒”等等,虽然通常指出的是症状表现出的寒热之象,不一定是疾病本质的寒热。天之六淫邪气中就有热邪、暑邪,其火热之性十分明显,还可与风、湿等邪气相兼为病,给大家造成不同程度的困扰。正气强者抗邪御敌不使温热之邪深入,有点儿发热、头痛、微咳等小症状,常能自愈,或正气稍不足者加以几剂中药助正气抗邪也可向愈。

然而,我们在临床上却发现有的患者身热多汗,咳喘,口苦口干,心烦胸闷,或有干呕,常见尿少尿黄,舌红苔黄脉来弦数。这是怎么回事儿呢?人因先天禀赋不同,还有后天生养病愈不同,而导致正气强弱不同、体内阴阳损益,有体质差异所以抗邪之力和易感之邪不同。这种情况多因素体阴虚,虚阳浮动,感受温热病邪,两阳相合而邪入气分,处表里之间,热郁少阳导致胆火上炎。少阳邪热熏蒸则致身热,胆火上扰致口苦及心烦,胆火横犯于胃使得胃气不降反升而干呕,郁热灼津则口渴、小便短赤,此外少阳为气机户枢,户枢受邪热之扰而不利则全身气机不畅,当下者不下则见胸胁满闷不舒。

热郁胆腑之证靠病人本身的力量来好转是不太容易的,好起来也很慢,徒增痛苦。邪热已入气分就可以清气分热,治疗以寒凉清泻里热为主,根据病位在少阳半表半里之位,选用苦寒、辛凉、养阴之法来治疗。医圣张仲景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各有一黄芩汤,但两方所治不同,前者所治太阳、少阳受热合病就与咱们上面讨论的情况比较相似,而后者则治中焦虚寒干呕下利。清代温病名医柳宝诒(音同黛)在《温热逢源》为热郁胆腑量身打造的黄芩汤合豆豉玄参方,就是在《伤寒论》黄芩汤方的基础上稍有变化。《伤寒论》黄芩汤方由黄芩(三两)、芍药(二两)、甘草(二两,炙)、大枣(十二枚,擘)组成,柳氏只加了淡豆豉和玄参两味药(原书无剂量)。

素体阴虚,又邪热郁蒸发于少阳胆腑,叶天士认为黄芩汤“苦寒直清里热,热伏于阴,苦味坚阴”,一举两得,柳氏深谙此理,故佐加豆豉、玄参,能清热、养阴、透热,三法兼备。方中以黄芩为君,归肺、胆、胃、大肠经,能清热泻火,直清胆热;玄参苦寒、甘寒、咸寒兼备,能养阴清热生津;芍药(白芍)酸寒,可泻肝脾、养阴血以缓少阳之急;淡豆豉能宣郁透热兼除烦,证解症消;再以甘草、大枣调胃和中,以助营卫生化、正气安复,利于透邪外出。诸药合用有苦寒清热、养阴透热之功,确为“春温少阳胆热”之良方[1]。临床应用时,若口苦干呕明显,可加黄连、半夏、龙胆草等加强泄热和胃之力以降逆;若兼有微恶寒、咽喉不利等表证,可加葛根、薄荷、铲土等增强疏邪透表的力量。若不是主要因为热邪而病,或病位表浅,或病位更加深入,这个方就不适合了,比如肝经湿热下注、风热咳嗽、温病发斑等等自有其对应的方剂。

参考文献:

[1]林培政,谷晓红.温病学[M].北京:中国中医药出版社,2012.7:84-85

【本文由“金兰中医学社”新媒体独家出品,图片来源于网络。作者徐长青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、复制】